从算命村到诈骗村 揭秘福建安溪的前世今生

从算命村到诈骗村 揭秘福建安溪的前世今生

从算命村到诈骗村 揭秘福建安溪的前世今生

生财有道 赵春青 绘
生财有道 赵春青 绘


9月13日,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刑侦大队诈骗犯罪侦查队民警在忙着办案。 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
  9月13日,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刑侦大队诈骗犯罪侦查队民警在忙着办案。 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

  9月9日,在福建安溪县的一场特别的“诚信建设”大会上,代县长刘林霜面对1000多名各乡镇、村、社区干部发出诘问:"诈骗之乡’的称号我们要不要?”——

  【聚焦电信诈骗】“诈骗之乡”的“前世今生”

  编者按

  随着“诈骗村”相关的报道见诸报端,地域性职业电信诈骗日渐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。公安部通报的嫌犯信息显示,徐玉玉案共涉6名嫌犯,其中有3名来自福建省安溪县。而安溪“诈骗村”只是冰山一角。散布于全国诸多“诈骗村”其温床是什么?熟人社会之中,公序良俗之下,人们又是如何集体走上职业化的电信诈骗道路?带着这些问题,本报记者揭秘风口浪尖上的安溪“诈骗村”及其“成长史”,以期管中窥豹。

  日前,公安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要坚决拔掉一批地域性职业电信诈骗犯罪的“钉子”,坚决扭转重点地区输出犯罪危害全国的状况。

  9月9日,一场特别的“诚信建设”大会在福建省安溪县举行。安溪县代县长刘林霜面对台下1000多名安溪各乡镇、村、社区干部宣读了一份颇具文采的《致全县人民书》,其中最后一段如是说:诚心者,天下之结也。县委、县政府势将铁肩担道义,铁拳出击,高擎正义大旗,挥动法律之剑,坚决铲除电信诈骗犯罪毒瘤,全力打造诚信之安溪,还安溪一个清白,还安溪人一个清名,还茶香一片清朗天空!

  "诈骗之乡’的称号我们要不要?”

  “不要!”

  代县长的发问,得到了大家的回应,也让这场千人大会显得有些沉重。

  “臭肉害了满锅汤”

  8月19日,山东省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被犯罪嫌疑人通过电信诈骗骗走9900元。案发后,徐玉玉出现心脏骤停,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公安部通报的嫌犯信息显示,涉案6名嫌犯中有3名来自福建省安溪县。

  “诈骗之乡”,再次让这个有着“中国茶都”之称的县蒙羞。

  “心里难以接受!毕竟是‘臭肉害了满锅汤’。”看到相关报道,远离家乡的王先生无法平静。

  安溪位于福建的东南沿海,隶属泉州市管辖,境内山多地少,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说。当地最著名的特产无疑是“铁观音”。

  “这几年来骗子的标签已经逐渐淡化,但随着近期电信诈骗案件的曝光,又让这个标签重回公众视野。”小徐是安溪人,在福州工作。这个话题在他的同学群里爆热。

  实际上,在事件发生之前,早就有诈骗污名的安溪,在当地时常被调侃。“像‘十个安溪九个骗,还有一个在锻炼’之类,虽然夸大其词,但回顾这种诈骗史的形成过程,不无引人深思。”王先生说。

  从“算命村”到“诈骗村”

  魁斗镇是安溪通往永春和南安的交通要道,人口5万多,人均耕地约2分。而处在该镇高山上的几个小村落历史上就是赫赫有名的“算命村”。曾经,在这里“靠揣磨人的心理,靠耍嘴皮子说好话赚钱”被认为是远胜于种田干活的“上等职业”。

  “这些地方还有不少卖膏药的,一些人还会一些魔术,通过这些把戏来吸引人。”王先生回忆上世纪80年代时说。

  “那个年代外地人来的不多,像这种摆摊子卖假虎皮膏药的印象特别深。”年愈70的吴先生回忆说,当时人见的世面不多,特别容易上当,但被骗的钱不多,而且被骗是一种“很没面子”的事,知道被骗也不深究。

  那时候,有些安溪人,开始尝试着“走江湖”。

  “用钱开路,到全国各地去兜售水暖和机械。”苏明(化名)曾经通过这条路“发家致富”的,“当时不少国企为了安置职工家属都办了‘三产’,这些厂是我们经销的主要对象。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安溪一些地方以家庭为主办起了小作坊,用两三万元成本买来一些旧的机器拼装出伪劣机械制砖机,然后以高价卖出。发展到后来,一些人假冒港商、台商的身份,向北方城市抛出合作的诱饵,骗取对方的定金后溜之大吉。“当时的安溪县城特别繁华,可能是大家来钱太容易了,很快就挥霍一空。而不像闽南其他的县区,挖到第一桶金后办起实业。”苏明说。

  从安溪县城到长坑乡,近60公里路程,这里交通并不方便。小山乡长坑本不为人所知,它的出名伴随着“电信诈骗”四个字。“电信诈骗的起因是六合彩,买码的人都是有投机心理的,很多是非理性的,恰恰最好骗。”安溪一位长期从事打击诈骗的警察告诉记者,其特点是:漫天撒网,愿者上钩。

  在至少五六年间,安溪打击电信诈骗的具体标语就是“严打六合彩诈骗”,这也是安溪那些从事诈骗人最疯狂的几年。

  据介绍,电信诈骗上世纪90年代起源于台湾。在台湾警方打击下,本世纪初开始向大陆转移,福建成为首选之地。2000年前后,一些台湾籍犯罪嫌疑人在闽南地区招聘人员,设立窝点。媒体报道称,2003年前后,部分福建籍团伙成员在掌握诈骗套路后另起炉灶,以家族关系为纽带,使电信诈骗犯罪迅速本土化。

  其后,电信诈骗的手法不断翻新。一位知情者介绍,像此次徐玉玉案,6名嫌犯所采用的手法已经是比较“低级”的,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发放补贴是几年前的诈骗手法。最新的是有些人开始涉足境外非法赌博和网络赌博,在安溪话里,叫“做盘”或“做大盘”。

  暴富骤然而至,也使得诈骗在当地部分人眼里,成为一种致富“谋略”。

  打击从未停止却屡难除根

  “安溪共有100多万人口,骗子聚集于一些村子,约有3000人。”当地民警说。

  “在电信诈骗之前,这些能出去骗到钱的,在安溪人眼中是‘能人’,但随着电信诈骗使安溪陷入污名,安溪人开始对骗子反感。”老王说。

 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2004年以来,安溪连续13年开展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。

  2007年,安溪被公安部列为电信诈骗重点整治县。

  “父母原来不知道我去电信诈骗,我被抓后,家庭受到很大打击。”因电信诈骗被抓,目前尚在缓刑期的小林对两年前自己隐瞒父母“做歪的”深感后悔,“这在村里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。”

  为了摆脱“安溪骗子”这顶帽子,安溪县也曾想了很多办法。在安溪本地被发现的诈骗案,最终量刑比其他地方重,“一般没有缓刑,都是实刑。”安溪全县有17个银行自动柜员机被勒令暂停使用,其余的18个全部安装了高分辨率的摄像头。

  长坑乡政府官方网站显示,2013年5月长坑乡就召开会议,为全面遏制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的势头,要求各村要按照“乡不漏村、村不漏宅、宅不漏户、户不漏人”的原则,进村入户,全面排查、掌握高危人群、外出人员的底数,建立档案。"

  日前,安溪县委、县政府印发县乡两级打击治理电信诈骗奖惩办法,各乡镇签订责任状,凡辖区人员从事电信诈骗等造成恶劣影响的,给予村居(社区)党支部书记免职处理,村(社区)居委会主任责令辞职或依法予以罢免,对乡镇党委书记、乡镇长、分管综治工作领导、派出所所长先行停职。

  安溪县近几年来不断在整治电信诈骗,直到2013年才将“全省重点整治县”的帽子摘掉,但同时,一批新的地域性职业犯罪群体疯狂作案,不少本地人将窝点转移至外地甚至境外。

  当地多位工作在打击、治理电信诈骗一线的公安民警表示,打击电信诈骗,仅靠一个地方、一个部门很难奏效。应该从明确通信运营商和银行、第三方支付平台等在防范信息泄露等方面的责任入手,堵塞包括贩卖非实名银行卡、手机卡,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等源头犯罪活动的安全监管漏洞,形成全链条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之势。同时,建立多部门有效协作机制,多管齐下,各尽其责,不给诈骗分子可乘之机。

  早在今年4月,安溪县反诈骗中心挂牌成立了,当地公安、银行、通信运营商联手,以期最大限度挤压电信诈骗的违法犯罪空间。